法律常识

海外公司税务筹划案例,如何走出困局

利用管道金融公司向境外融资:我国走出去的企业经常需要向东道国的关联企业提供信贷融资,此时就可能面临东道国对利息支付课征的预提所得税。如果东道国与我国没有签订税收协定,其课征的利息预提所得税税率可能会很高。即使东道国与我国签有税收协定,利息的预提所得税税率很可能也只限定在10%,仍显偏高。此时可以利用海外的中介金融公司间接地向东道国子公司提供融资,其所取得的利息就可能会面临较低的预提所得税税率。

案例:我国一家冶金企业在阿根廷设有子公司,并经常需要向其提供贷款。阿根廷是高税国,不仅企业所得税税率为35%,而且对向非居民支付的利息也要课征35%的预提所得税。我国与阿根廷没有税收协定,所以也不能靠税收协定来降低阿根廷的利息预提所得税。如果我国企业负担了阿根廷35%的利息预提所得税,尽管可以办理税收抵免,但因有抵免限额,所以肯定有一部分阿根廷税款不能用于抵免,要由自己负担。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企业可以通过一个中介金融公司向阿根廷子公司进行转贷,可以利用本企业设在荷兰的控股公司进行转贷,因为荷兰与阿根廷有税收协定,阿根廷根据该协定对支付给荷兰居民企业的利息只课征12的预提所得税。荷兰控股公司从阿根廷子公司取得利息所得后,要在荷兰缴纳企业所得税,而且荷兰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并不低(25%)。但是由于荷兰控股公司在这笔贷款业务中只起一个管道金融公司的作用,其对阿根廷子公司贷款的资金是从我国企业借款取得的,需要向我国企业支付利息,如果利差安排得很小,那么应税所得就很小,就可以规避荷兰的企业所得税。荷兰的税法允许这种转贷业务在纳税时对所支付的利息进行税前扣除,前提是其向对方的借款主要是基于经营上的考虑,或者债权人要就取得的利息收入在当地国家缴纳与荷兰大致相同的所得税,即税率不能低于10%。此外,荷兰从2013年起取消了债务/股本比例的限制。最后,荷兰控股公司在将利息支付给我国企业时,由于荷兰国内税法规定不征收利息的预提所得税,所以也不用为我国企业代扣代缴税款。通过这种架构安排,我国企业的贷款利息所得由要缴纳阿根廷35%的预提所得税变为只缴纳阿根廷12%的预提所得税,再加上小额的荷兰企业所得税。只要这两笔税款的总额小于全部利息所得的25%,就可以全部用于我国的税收抵免,不会增加企业的税收负担。